やぶ医者

微博@龙青飒雨狐.
在下庸医请赐教.
更新是有生之年系列.画风是找不着北系列.文风..是根本没有系列.

描图完毕!

emmmm想儿永远那么可爱耶!

P1女设翼想
P2大概是个坏坏的镰刀杀手?(想儿人设武器是镰刀想给它个侧脸没想到这么难画x)

还有就是      日常放假不摸鱼系列x时间全都拿去打游戏了哎呀我这个游戏控XD

今天份的摸鱼
题目大概是
『折翼天使』
「本以为见过的杀戮太多,已忘记了恐惧。可泪水,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流淌?」
「还有,补充一点,没有天使,我只是恶魔」

类似弹丸v3中『翅膀』的设定
『翅膀』死去了,他是折翼的天使,却把自己认定为亲自折下『翅膀』的『恶魔』 ​​​

悄悄....
(于是自己建了一个tag)

图一有暗示大概是他眼中就像那天空的星辰(这暗示也许只有我懂x)
图二大概像是帕德玛那种的感觉叭...自己也形容不出来x
图三兽形...第一次摸见谅x
感觉最近自己画风变了好多啊自己都感觉变渣了x ​​​

〔最吉最〕真的再也抓不到了

首先占tag致歉

啊啊大概是一篇很水的短文..一時想起來的,文渣求不嫌棄。
劇透有,所以一週目慎入
ooc...大概也是有的...沒有把握好最原和小吉的性格呢..
刀向注意
就當算是幾個梗..最後一句有參考
######
眼前是一個一頭紫髮的背影,那背影面前,是一台不知如何形容的綠色的機器。
「啊,是最原醬呢。」
身影的主人回過頭來對他說著,笑了,就像是一個孩子天真的笑臉,不知為何,他的心口只覺一陣絞痛。
「後面就交給你啦,小最原。」
他的眼前恍惚之間失去了光,再恢復時,眼前那台滿是血的機器佔據了整片視野。
——
『啊..王馬君,不要啊!』
他驚起來,原來剛剛..只是個夢嗎?
「真的只是夢...嗎?」
那紫髮少年的面龐佔據了整個視野,他笑嘻嘻地說著,
「告訴你哦,小最原。」
「是騙人的啦。」
「一切...可都是真的哦...」
「嘻嘻,後面的,就交給你啦。」
他伸出手,卻再也沒有抓住他,這一次,真的永遠也抓不到了。兩滴溫熱的液體順著眼角、臉頰滑下。
『騙子...大騙子。』

可以说很有私心了x

因为在学校桌子上画的为了能带回家来只好描了一遍线条感变差了啊x

『凹凸世界』〔主雷安双向〕斩世魂誓

 @martyr软妹西并不是病娇噢(大概)  @顾箜_那麼大咸魚  @向竞赛势力低头  @看到我请催我去和安迷修结婚  @清乐 应该没艾特错叭?x

             

ooc

因为是双向,所以有微安雷(大概吧x
有微安迷修兽耳pa

结尾崩设注意(?

准备好了的话——开始↓

            
“从前,有一对恋人,他们很幸福,”一个温柔的男声在房间里回荡,十分轻柔。
“但有一天,那位女生被变成了外貌美丽但内心丑陋的美人鱼,杀人饮血。
“……
“最后,她将自己的男友也吃了下去……故事结束。”声音的主人雷狮又用左手将怀中稍比他看起来要矮小些的安迷修往怀中搂了搂,像是怕什么。
“怎么?还怕在下跑了不成?”安迷修感觉被搂的有些过紧不太舒服,缓缓挣脱雷狮的怀抱。
“我怕你变成这美人鱼。”雷狮笑了笑,轻轻抚上安迷修那对顺滑的猫耳。
“噫!恶党,你走开啦,在下才不会变成美人鱼!”安迷修被这么一摸,脸瞬间红到耳根,连同发色一样的棕色猫耳上都泛着些许微红。
“况且,”安迷修又小声嘟囔道“在下又不是女的怎么是美人鱼……”
“你就是我的美人啊,怎么不可能变成美人鱼。”雷狮又补了一句让安迷修羞耻心爆棚的话,一脸满足地看着他慌张又束手无策的可爱样子。
“恶党你你你你你你,”安迷修斗不过雷狮,着急的只能说一串“你”。
“我什么我,”雷狮用食指轻轻按住安迷修的嘴唇,一脸小调皮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了嘛。”
安迷修不知如何是好,急得想一口咬住这修长的手指。
“哈哈,好了我不闹了,走吧出去吃饭”雷狮说着便握住了安迷修的手打开了家门。
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带着一脸羞红跟上去。
……
“恶,恶党?睡了吗?”那日晚,安迷修抱着枕头轻轻推开雷狮的房门。
“还没有,怎么了?”只见雷狮把手中的书放下,抬起头看着在门口胆怯的安迷修。
“那个,在下今晚可以……”安迷修说着说着脸便红了,还好微弱的光线为他打了掩护,“可以在你这里睡么,自己太孤单了……”
“哈,原来骑士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当然可以啊,快来吧。”雷狮说着给安迷修腾出一块空位,看着他轻轻爬上床,把头倒在枕头上。

“戚,在下只是有点孤单!”
雷狮于是也放下书本躺下,面朝安迷修静静地看着他。
“怎么了吗?”安迷修感觉哪里不对劲。
“没什么,快睡吧”雷狮上前用舌轻触了一下安迷修的唇,便倒头睡去。
“哼,好你个恶党,又偷吃我豆腐。”
            

后来安迷修被强行洗脑,变成了杀人如魔的机器,代号『骑士』。

            

“安迷修!”雷狮拼命呼喊着失去理智的安迷修。
     可并不会有任何反应
“安迷修你醒醒啊!”雷狮的声音在风中嘶哑着,带着点点哭腔。
     他的骑士已经不见了
“安迷修,最后的骑士,我求你,醒醒吧!”雷狮跑去在身后抱住了『骑士』。
     脸上沾着血迹的『骑士』摆脱这个拥抱,回过头来
“安迷修,我们一起回去,好么?”雷狮的声音轻轻的。
     『骑士』举起了手中那把曾经雷狮送给他的剑,刺进了雷狮的腹部

“咳……”雷狮嘴角缓缓流出血液。
“没关系”他抬起头,给了『骑士』一个微笑
“恶,恶党?”剑掉在地上,安迷修双眼带着迷茫,望着雷狮。
“哈,你终于醒了……”雷狮伸手轻轻抚着安迷修的猫耳。
“对不起……”看着他的样子,安迷修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紧紧抱住雷狮,生怕他在自己面前消失。
“血会脏了你的”雷狮推开安迷修,轻轻吐出一句话。
安迷修看着地上沾满鲜血的剑,眼前模糊了“恶党你,一定很恨我吧。”
“不,我不会恨你的。”
“你可是,我的,美人啊……”雷狮再次伸出手摸了一下安迷修的脸庞,接着那手便垂下,随身体无力的接触在地面上。
“雷狮……”安迷修抱紧了那副渐渐变得冰冷的身躯,哭得死去活来。
啜泣了许久,安迷修抬头,看到了沾满雷狮鲜血的那把明晃晃的长剑。
他轻轻把雷狮放下,走过去捡起了那把剑。
“恶党,让在下夺走你生命的人,在下绝对不会放过,哪怕……”
“为你斩尽天下所有生灵!”

            

又水了一篇文

又码了一篇文,耶

夜空星辰似你眼!

emmmm这两天在摸鱼忘了写文了XP

快粉我快粉我!

『王者荣耀』〔白信〕命数未尽

完全不OK,简直渣x
ooc绝对有!and...
信白写多了老是想把攻方想成韩信但是设定不允许我这么做XP
所以emmmm各位将就着看叭……谢谢支持了!
试图占信白tag,十分抱歉了!XD

那么,准备好了的话,开始!
♡♥♡♥♡♥♡♥♡♥♡
他躺在床上,虚弱的身子深深埋在柔软的床和被子里,他静静看着眼前的银白发少年急匆匆地翻找着屋子里所有的药剂书
“重言,别找了,我知道这种毒”他轻轻开口,让韩信停下手中的事,他知道,不能再瞒下去了,他们终归要面对分别的
“真的?”韩信回过头,快步来到他身边,“这种毒是什么?解药你知道吗?”
“我知道,可这种解药……太难找”
“没事啦太白”韩信走过来,将他扶起来,让他慢慢靠在床头上,看着他那一双微微发蓝的深紫色瞳孔,企图开启自己封尘已久的读心术,轻轻地说,“告诉我,好么?不论解药在哪,我都会为你找到的”
“……”他沉默了,低下头,又开始犹豫,这解药……就是眼前的爱人啊……
“?”韩信看着他和他那没有发紫的唇,正奇怪他为何要选择不语,虽然这肯定不是常见的毒,但,不过就是解药么?
“你听过……”想好了,告诉他吧,但绝对不能让他来为自己解毒,绝对不行!想到这里,他把韩信搂到怀中,这绝对不是永别,狐狸的尾巴……我还剩两条
“阴阳血符吗?”
“什么?!血麓?”韩信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这样?你什么时候中的这种毒?”
“还有十分钟我就会消失了吧……不过我还有两条尾巴,没事的,还会再见”李白说着轻轻摸了摸翼想的那对猫耳。对不起了,重言,这次我只能从内心也骗你了,因为我想断了你对我的念,爱我这么一个被追杀的青丘残种……太累了。李白从内心最深处这么想着,他知道韩信有读心术,但是不会读到真正的内心
另一边,韩信在李白眼中,读到了骗他的“只有一条尾巴了”的信息,心里顿时慌了神,眼中闪着零零星星的泪光。太白……你居然要骗我,为什么?何苦呢?
“没事啦,不是还有一条命嘛,哭什么哭?你可是我的重言呢,我重生之后会赶紧找到你的”他又一次骗了韩信,重生的话会在死去的位置出现啊,他笑了笑,抹去眼前人脸上那几滴破碎的泪珠,但他没勇气再看他——他深爱的这个内心十分脆弱的人,他不想再伤害他了
“好吧……我等你”韩信背过身去,接受这个勉强的理由。太白,你个罪人,明明只有一条命,还逞什么英雄,如果你死了,我绝对要你好看!这么想着,韩信开始吸取李白身体里的毒,哪怕让毒全转移到自己身上,也要李白活下来!
“你在干什么?!快住手啊!”李白感觉到毒素正在溜进翼想的身体,慌了神,这样下去,两个人都会死的,而且……就会在最多一分钟之后啊!
“你要死……那就两个人一起吧!没有你我还活个什么劲!”
“住手啊!”喊着,两个人都消失在原地
——————————————————
“唔……这是哪,不应该是地狱么……”韩信坐起来,看看四周,是熟悉的小屋
“现在……我还剩一条尾巴”李白笑着走过来

原来,在最后一瞬间,李白把自己的半条尾巴给了韩信

“你”韩信突然炸毛,骗我?还是骗中骗,太白你活的不耐烦了吗。想着就想抡起拳头打他一下
“我什么我”李白又笑了笑,抓住韩信打过来的手,“不要轻举妄动哦,现在我的最后一条尾巴的一半可在你身上”
“哈?”韩信不解,同时想缩回手却被李白抓得死死的
“我把我的我的最后一条命……”李白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把韩信揽入怀中,抱起来,似乎认定这是他自己的宝贝一般,“分给了我们两个,我受伤,你也会同样的”
韩信张了张口,想说出什么,但是被李白摇头拒绝“什么也不要说”,他轻轻吻了一下韩信的唇,然后将他放回床上“因为我爱你”
“这是我的台词”韩信羞红着脸从床上坐起来,表示不满
“那么——”,李白把韩信按在床上,让他躺下,接着站起来背对着他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
顺手艾特小伙伴↓
@假装没有作业  @清乐  @看到我请催我去和安迷修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