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17

鄙人白雨翎。
全职圆规粉(就是一只脚死踏圈里另一只可劲浪那种)
主文手修炼中,
偶尔画画。
更新有生之年,喜欢写短文。
微博主页@龙青飒雨狐 写一些原创cp文。

微博被人怼了……(。)
备战中考周弧勿念。
(念个鬼)

『伞修』两个人

是糖。是糖。是糖。
335字预警x。
是微博的点文,但是我没脑洞了x。
伞哥从来没有死。
时间大概第一赛季结束的夏休期。
————————————
“沐秋?你那边什么声音?沐秋?听得到吗?”

“沐秋!”
“嗯……?阿修……你又作噩梦了。”身边那人显然是因吵闹而醒,下意识便把惊醒坐起的人儿搂在怀里拍拍背安抚着,他没有开口去问是什么噩梦,叶修的眼神早就有了答案。
又是车祸。
夏休期叶修和苏沐秋自然是有了休息的时间,却没想到这担着嘉世一半儿担子的新晋冠军在终于短暂放松时又作了那样的梦。上次这样已经是在接近一年之前了,苏沐秋轻轻叹了口气,他没想到忙碌了一整个第一赛季的叶修居然仍是不松懈。
这个家伙,到底多怕自己死啊。
他看着面前还带着倦意却一脸正经告诫着自己近期不能出门的叶修,不禁苦涩的笑爬上面庞。
“好好好,听叶秋大大的。放心,这不是梦。”
苦涩到了嘴边只剩宠溺。
后半夜倒也好梦。
秋未走,叶未落,蝉联的最佳搭档。
他永远不是一个人。

『叶君』欢欣

小短文,莫名出现的灵感。
时间大概是兴欣夺冠后。
卡有灵魂,实体化设定。

————————

“这次,打算多久回来啊?”
“……抱歉啊,这次,不回来了。”
“什……”君莫笑拿着千机伞的那手忽的一僵。
他不服气,为什么一叶之秋醒着陪他过了十年,自己却只能在黑暗中默默看着。
千机伞倏地一变,矛指叶修,千机伞在抖,君莫笑的手在抖,他整个人都在抖,那是一种凝聚着恐惧、愤怒、不解、悲伤还有惶恐不安的五味陈杂:“为什么,为什么一叶之秋陪你十载,我好不容易在尘封中唤醒,熟悉了这个世界,你就又要……”
君莫笑忽然就哽咽住了,的确,虽然他对于荣耀来说是老一代的卡了,但对于叶修的时光来说,他也只是个孩子而已。还是一个十年未经人事,对眼前的日子患得患失的小孩儿。
“因为我的年龄已经不适合打职业……”
“不适合我们还可以去在网游里虐菜啊!”这次,这个孩子再也忍不住崩溃的声腔,失声喊出来也全然不顾打断掉自己master的话语,“我还想……还想多陪陪你。”
接着是很长久的寂静。
长到君莫笑以为他已经被尘封起来了。
不过,

就在违背数据规则的眼泪即将从这个游戏bug的眼中落下之前,他感觉到身上那些温暖重新缠绕,那与对方相似的棕毛正被抱着自己的master摩挲着。
对了,
上次被尘封之前,
千机伞的制造者,
那个神枪,
似乎也这么抱过他呢,
所以这是要永别了么。

这个故事也许就要在这个句号这里结束了吧,他收回卡魂,等着master拔卡下线。
却是没有,他明明已经感觉到那股温热在卡面上犹豫着了。
你为什么要犹豫?
这不是你的选择么?
我只是不认命,而你为什么要顺从我?

那温热确实是消失了,自己却又移动起来,冲着刚刷新的野图boss几步走位过去。
“呵……既然你想多待会儿,哥倒也是舍不得你。”
“那就和老魏他们一块儿,抢下所有属于兴欣的boss吧。”
本该没有任何表情的系统脸上这次竟是出现了笑容,他胸腔左侧的位置似乎是有了一丝温度一般。此刻若是让任何人解释,都也说不出君莫笑的欢欣吧。

over.
————————
本来想写刀。
可是某好友 (@顾夏.s 没错就是你
完全不想吃刀子。
颤巍巍强行改糖。
写的时候我的心情大概是这样↓
从一而终,认真且怂,从始至终。

嘻嘻给列表太太的生贺——提前六天画完这次应该不会被太太打了嘻嘻嘻
我真是聪明极了用隔离带当水印(buni)

『伞修(伪』过往

是个随笔。
800字初中字数限定。(滑稽)
大概是个人的一点想法吧。
是想借君莫笑的角度写篇刀来着,但仿佛只会写短篇1551。
觉得君莫笑和千机伞在,就好像苏沐秋一直在一样。
大概这样,但总觉得不太算伞修x。



——————



“……你怨恨过吗?”身侧是除去自己,第一个在兴奋中冷却下来的海无量。
他没有回答,他想把剩下的话语全部埋葬在心里。接下来,就是沉眠了吧——

对于叶修的选择,君莫笑从没有怨恨过,只是一味地,服从着,甚至偶尔想到,如果叶修在嘉世过完一生,自己没有被唤醒的机会,他也从无怨言。
索克萨尔总是说他不懂得什么叫怀念,从来不怀念自己那个真正的主人,只一心送叶修踏上神坛。
“哪能啊,其实我,并不是不懂。”
“这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的……情绪没必要全表现在脸上。”

君莫笑轻叹一声,像是在叹怀过往,他何曾不怀念给了自己一个机会的那人……这样想着,手中伞撑在头顶。千机伞是白色的,而他看到的是那一天天岁月的橙色过往。那一次次失败背后的坚定,他从来想象不到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精神,才能如此屹立。
算下来,自己又醒了三个年头,一切似乎还历历在目。
从击杀的第一只暗夜猫妖,到第一次在公会眼皮之下抢到的血枪手,到一人连战微草战队,再到五十级冲出神域,然后是一把千机伞与一杆却邪,兴欣火焰和轮回枪王与斗神。
时间真快,三十七连胜居然也是半赛季前的故事了。
很快,六秒半也要成为故事了吧。
好像过得……有点太快了?

“如果那人在就好了啊……”
就像叶修一样,他也有些恨,恨自己只是一团数据,恨自己在十个年头之前没有闯入神域。若自己是活生生的人,若自己当初能够冲出数据的限制,而今的辉煌,就应是他们三人同享……叶修,苏沐秋,苏沐橙。君莫笑,秋木苏,沐雨橙风。
这样想来,最孤独的怕也不是过去那些年的自己,
是那只能在人不能看见的地方目睹着自己荣耀的灵魂,
和那再也不可能被唤醒的南山上沉睡着封存着的数据。
还好,他还能看见秋木苏——虽然那是永不苏醒的睡颜。
可叶修,即使他再神,也没有机会再从梦境之外的地方……看见那张面孔依然微笑。

再看一眼他征战的土地,阖上眼睑,这次陷入的是,可能永远不会再醒来的沉眠。那就好好怀缅曾经没来得及沉湎的那些吧——

却是再次被人摩挲着在盒中取出,再次唤醒。
“要让世界看看,他的杰作啊!”
一号队服,叶修。
“欢迎回来。”
二号队服,喻文州。
索克萨尔,如是向他说着。

—……这次是世界巅峰了吗。
—是的,并且,我不会再让你像他们那样沉睡。

〔周叶〕无声 01

这个大佬超棒啊!!quq
疯狂安利!

十六叶:

作家周x人物叶


人物属虫爹 OOC 属于我


标题没确定暂时先这个吧x


#我一直在想,能遇到你真的不错。


-01-


  周泽楷醒来只觉太阳穴涨的发疼。
  昨天半夜灵感迸发键盘敲的啪啪作响,思路毫无阻塞码字格外流畅,手速暴涨,几乎不间断的敲击声听在耳里着实美妙,到了凌晨天际略微发白才终于睡下。
  这会儿醒来脑子里似乎还有敲键盘的噼里啪啦声在立体环绕,还是单曲循环那种。
  迷迷蒙蒙地揉摁着太阳穴,打着哈欠才后知后觉发现嗓子扯着疼,又干又涩。
  扁桃体发炎。
  真是不禁熬啊...晃晃脑袋,有点沉,总算是起身洗漱吃药。


    周泽楷作为一个全职作家,签约荣耀中文网,入圈已经第六个年头了。
  头一年作为新人刚起步的时候,常常熬夜整理思路,废纸扔了一篓又一篓,拼命码字修文,一腔热忱。他也确实凭借严密的逻辑伏笔和华丽却不繁冗的文风杀出重围,在新人里大出风头,作品成绩令众扑街小写手欣羡。
  此后周泽楷兢兢业业,不断更不注水,自觉到让他的编辑常常感叹,头发都少掉几把(bushi),终于在入行第四年从榜单前十到霸占榜首,超越一众大神,成为网文圈至高神的存在。
  只是常年熬夜,到底多少损害了身体。因此从那时候开始,他逐渐调整作息,加强运动。直至今日,早已养成早睡早起不熬夜不变秃(bu)还护肤的好习惯,肌肉线条流畅,精致又规律,堪称网文界的金城武(x)。


    把今天的vip章节上传之后,想了想存稿还很够,索性不码字了。吃了药一时也没那么快见好,周泽楷调高了空调温度,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柜上,坐在床上倚着床头打开了英剧看。
  到底头还挺疼,不知不觉睡去又醒来,看看天色已经傍晚。感冒似乎加重了。
  周泽楷是被香气唤醒的。
  ...香气?
  他独居多年,除了偶尔让保洁过来打扫之外,也只有编辑和零星几个朋友过来,但没有打过招呼,绝对不会是现在。
  那么...他家这香气是怎么回事?遭贼了?那这贼还挺有意思,居然还有心思做饭。
  脑子里胡思乱想一堆,自己都失笑。
  索性自己家里也没什么好值得惦记的,何况这小区高档,一般不会出这种事儿。周泽楷半是好奇,也确实睡了一天没吃饭有点饿了,于是决定起来去看看。
  这一看可出大事儿了。
  真是...田螺“姑娘”啊。
  餐桌上已经放了两三碟小菜,都偏清淡,看起来挺不错,但绝对散发不了那种香气。又往里走两步,就看见一个身形有点清瘦的男人,围着围裙,耷拉着脑袋,慢吞吞拿着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条走出来,看样子是要去餐厅。
  像是听到了周泽楷走路的细微脚步声,男人终于抬起了头,毫不见外地咧嘴笑了笑,眯着眼继续往前走。
  周泽楷微张着嘴,刚睡醒的眼睛还有点迷茫,一脸目瞪口呆。
  不是,这人谁啊?
  “唔...你的白粥在锅里,自己去盛哦。”百忙之中,埋头吃面的男人还抽空说了句话。
  周泽楷就像得到指令的机器人,默默去盛了碗粥在桌边坐下。然而看看自己的白粥,看看眼前三叠清淡小菜,再看看冒着热气香气四溢配料众多的面条,周泽楷忍不住幽怨了,委屈的小眼神儿缠缠绵绵地黏糊在眼前男人...的面上。
  “想吃?”
  接收到小眼神儿,男人不紧不慢地吃完最后一口,拿起纸巾擦了擦嘴。
  周泽楷点点头。“没有了。”男人耸了耸肩,语气毫无波澜。
  “...我的。”
  一个颜值爆表的、委屈巴巴的、生了病脑子不太清醒的、饿了肚子一天的、顶着睡的凌乱的头发的、码字码到掉头发的(大雾)男人,怨气冲天,由于生病加上睡太多,眼里不少血丝,看着眼神幽怨眼眶发红,抿着唇直直盯着那个莫名其妙进了自己家还吃独食的坏家伙,别提多揪心了。
  然而坏家伙到底是坏家伙。
  “你是说...你的家你的食材你的面?”
  周泽楷重重点头。
  “可是我吃了。”
  死不悔改。
  周泽楷扒拉着白粥,眼看着都快哭了。到底男人良心发现,不再逗他。但是面也是真没了,何况看他样子病的确实不轻,只好温言劝慰他喝粥吃菜。
  看他确实有悔改的心思(?),周泽楷最终还是就着小菜喝了碗粥。嗯,其实也还不错。
  如果没有那碗面条对比的话。
  
  等他终于吃了药吃了饭缓过劲来,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所以说这个男人是谁啊到底怎么出现在他家还毫不见外地熬粥吃饭啊还在这会儿霸占了他电脑!
  “你是谁。”盘腿坐在床头,周泽楷抱着被子半张脸埋在被子里闷闷地问。
  “小周你忘了我我很伤心啊。”打着游戏的双手终于停了下来,男人长叹一声,说不清语气是调侃还是真切的“伤心”。
  他抬起头看着周泽楷,神色认真。
  “我是叶修。”


―――――――――――――――――――――
老叶会做饭!
不是红烧牛肉口味!
  

占tag致歉

忽然感觉兴欣像蓝雨,包容各式各样队员的缺点。
叶修又像是王大眼儿,拖儿带女撑起了整个战队。
所以大概像个庙药结合体??

真的只是像。/一脸认真

架空人设,大概是人偶君莫笑?
群里大佬们都在写随笔我这个渣渣于是跟着凑一凑热闹。
所以我为什么要打叶不羞和伞哥的tag???
我就随意一写你们就随意一看。

过去有个无术之士,没有任何笑脸能在他面前出现——那些笑容在存活之前就早已凝固。
没人看得见他脸上的表情有一丝浮动,因此流传出了这个被制造出的人偶,舞着一把纹上血红的白伞所到之处无人生还的蜚语。
就如同,一个集成万物的漏洞。
很多人劝诫着那二位少年收回这个漏洞,希望它不再作孽。但他们就如风拂耳旁不予理会,因为总有一天,上天会封锁住这个“妖孽。
“妖孽”没有被完全封锁,那把如眼中猩红的伞一抖,抖落了它制造者的身躯。可制造者却又不计前嫌,幸存的少年带着逝去的那份再次将它召唤人间,它服从了旨意为他们的信仰杀出血路。
它终于将他们送上荣耀之巅,却背负着万物憎恨落入相背的黑暗梦魇。在与沾了无数鲜血的千机伞即将化为灰烬时,这个“妖孽”露出了被创造时相同的笑容,生平的第二次笑。
“这样你们就不会再背负我的罪恶了吧,主人。”

神枪之星,斗神之耀

你就是星河中璀璨的流星,虽陨落在光芒之中,却依然耀眼迷人。我愿用手中之伞撑起你的天空,永远期待神枪之星再次以光芒照耀夜色大地。

我说你是遥远星座的恒星,纵使相隔千万光年,依然不抵你灿烂千阳。我愿用神枪击碎遮挡在你面前的星云,静望斗神之星扬名宇宙垂名千史。

短得不能再短的告白。其实本来写的是君莫笑与秋木苏,不知道为什么就……
等等斗神是一叶之秋!!可以说非常犹豫打哪个tap了。(所以你就都打了?)

心情复杂
肉沫也封……

然后被解封了我也很尴尬